时尚快行线   社区公告:让有同样爱好的会员与您一同分享快乐并互相交流旅游经验。
无花果 的攻略 返回 信息发布
到芬兰 品尝烟熏的美味
地点:芬兰 发表时间:2005-10-13


 聽聽向往芬兰的湖泊、森林和桑拿浴,对那里的饮食却基本没概念,出发前领队小姐吓唬我们:要是哪位吃不惯西餐,可以带一些榨菜,以免胃口不好影响心情。一向偏食的我立马添置粮草,从榨菜到牛肉干再到鸭肫干,把一个随身小包塞得满满的。聽

  桑拿浴后熏三文鱼聽

  到芬兰,第一个目的地自然是北极聽
圈边的罗凡涅米市,那里有童话中的白胡子老爷爷的家―――圣诞老人村。上午10点多从上海出发,把时针往后拨5小时,我们到罗凡涅米的时间是傍晚6点。聽

  罗凡涅米是个太安静的小城,街上见不到几个人。聽

  汽车却要将我们拉到一个更加不见人烟的地方―――Bear’sDen餐厅。聽

  在白桦林中穿行了约20分钟,才见密林深处有几座小木屋。还没进屋,两个穿传统民族服装的大婶就笑眯眯地把我们赶到边上的桑拿房。说是先驱驱旅途的疲劳。聽

  桑拿房是一个独立的小木屋(右上图),门前一条木头栈道直通湖水。大婶说,可以把包包和衣服都挂在廊檐前,这里绝没有外人打搅。舀一勺凉水浇在烧热的石头上,顿时滚烫的水汽和着松木的香味直往上逼……聽

  等到个个大汗淋漓,几个女生决定冒一次险,像真正的芬兰人那样冲到湖里冷却身体。往外张望确定没有人后,我们裹着毛巾一个接一个冲向湖边,虽非冰雪严冬,可温度也就10度左右,热呼呼的身体一下子浸到水里,真正的透心凉,爽啊。聽

  如此几次反复,体内的污垢应该排得差不多了,互相看看个个神清气爽,脸上白里透红。这时肚子也就咕咕叫了。芬兰人讲究桑拿后饱餐一顿,我们今天的主餐是烟熏三文鱼。聽

  餐厅正靠墙是芬兰式的壁炉,两大块三文鱼被钉在木板上,正经受烟熏火燎。聽

  喝过香浓的奶油蘑菇汤(这个汤偏咸,据说是为了补充桑拿后失去的盐分),终于等到三文鱼从炉火前取下来,被分到每个人餐盘里是足有10多厘米见方的一大块,熏得微黄的鱼上透出一股黄油的香味,再配上蘑菇、土豆和不知名的草。色香味俱全。切一小块送进嘴里,细腻、滋润,一点没有腥气。平时嚷嚷着要减肥的美眉这时原形毕露,配上爽口的芬兰啤酒,个个大快朵颐。聽

  据说这个餐厅是上世纪60年代冷战时期芬兰总统会见外国首脑的隐密别墅,当年苏联的首脑勃列日涅夫、美国总统约翰逊,还有伊朗国王巴列维等,都在这里下榻过。想想,将这些把握世界格局的大人物放在桑拿房里坦诚相对,再扔到旁边餐厅里饕餮一番,还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?芬兰总统的公关手段可谓一流。



  小木屋里尝强盗羊聽

  塞马湖在芬兰东部拉彭兰塔,芬兰被称为千湖之国,塞马湖则被称为湖泊迷宫。据说这里离俄罗斯圣彼得堡才150公里。我们入住在塞马湖畔的Taipalsaari度假小木屋。门外有露天咖啡座,湖边拴着游艇。主人马丁在厨房为我们准备了三文鱼派―――一种用米饭包裹的点心。聽

  吃完点心,马丁带我们去看今晚的晚餐。在丛林中七兜八兜了十几分钟,来到一块林中空地,马丁神秘兮兮地趴在地上摸了一会,说我们的晚餐就在下面,学着他的样子往地上摸,果然热呼呼的,撸去沙土,掀开下面的木板,竟露出一个近1米深的大坑,坑里一堆烧焦的木炭中,藏着一个锡纸包,纸里包着的就是我们的晚餐―――火焖羊肉。马丁说做这羊肉先要用炭火熏4小时,然后盖好盖子再焖4小时。过去芬兰林深草密,常有强盗偷了农民的羊,就在地上挖个坑,埋起来熏烤,久而久之这熏烤倒成了当地的一道名菜。这和我们的“叫化鸡”倒是异曲同工,就给它取名“强盗羊”吧。聽

  晚餐前照例要洗桑拿,马丁的桑拿房比较高级,除了传统的烟熏房,还配备了现代化的更衣室、冲淋房和舒适的起居室,当然最绝的是他在湖边装了两个可容纳五六个人的露天按摩浴缸,可以自动调节水温并播放音乐(据说改造自芬兰木桶)。在桑拿房蒸过,在塞马湖里浸过,然后坐在大浴缸里喝啤酒泡热水,看晚霞慢慢消褪,听湖水波涛拍岸,人生享受,这也算到极至了。聽

  有了如此隆重的铺垫,等“强盗羊”登场,自然是要调动起全身的细胞去感受了。过程略去,只说结果:一直以大胃王自称的朱兄,因为实在控制不住舌欲,竟把胃撑到痛得一夜没睡着。聽

  丛林深处烤香肠聽

  也许自然环境太漂亮了,芬兰人喜欢呆在户外,没事就拄着两根“拐杖”到处走,竟走出一个著名的运动项目“北欧行走”。运动以后要补充卡路里,于是无论在森林中,或是在湖泊旁,常有搭好的帐篷等着你。里面一堆柴火,饿了你就自己点火烧烤,最普通的是烤香肠,拿铁丝穿起一根肥硕的香肠,放在火上慢慢转,如果事先带咖啡,也可以在火上架个小铁壶煮咖啡,香肠“吱吱”冒油的声音和着咖啡的香味,先把你的口水引出来了。聽

  那天到达拉赫提的Messila庄园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,主人给我们的见面礼是一人一个小竹篮和一把锋利的小刀,要带我们去采今天午餐做汤的蘑菇。我们开始还有些没精打采,走着走着,路上的景物越来越丰富,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蘑菇随处可见,大家竟像小女孩般兴奋地尖叫着,主人拿出几张图片告诫我们:太艳丽的不能采,有毒;大的不好吃,太老;最好是刚刚冒出来的小蘑菇,那种黄色的蘑菇在市场上要卖十几欧元一斤呢。树丛中常见红色和蓝色的野果,放在嘴里,酸甜酸甜的,主人说这是红莓和蓝莓,芬兰人做甜食的宝贝。一路走一路采,竟也有半篮子的蘑菇了。前面飘来一阵香味,原来是主人10多岁的儿子正在林中烤香肠。饥肠辘辘的我们见到如此美味,再也顾不得矜持和礼貌,争先恐后地抢来往嘴里塞,满嘴满手的油都顾不得擦一下。聽

  芬兰人什么都可以拿来烧烤,我们烤过土豆,烤过三文鱼,还烤过一种和了草籽的面团―――将湿面团粘在树枝上,捏成任何你喜欢的形状,烤成外焦内软,就可以吃了―――很朴素的食品。聽

  一路走一路吃,每一样东西竟都是如此味美,只怨自己胃容量太小。离开芬兰时,才发现那满满一包零食一点没动啊,送给谁呢?聽
 更多 无花果 的信息>>



留言人:
内容:
  

聽 聽